页面载入中...

马克龙给波斯湾“起新名” 被伊朗怼得好惨

  历史上,刘胜也确实身份尊贵:他生活在2100多年前的西汉王朝,是汉景帝刘启之子,也是赫赫有名的汉武大帝的庶兄。满城汉墓便是他与其妻窦绾之墓。后来,墓中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珍贵文物。

  卢兆荫至今还记得发现的中国第一件完整金缕玉衣,“在这之前都只有碎片化的出土,所有人不知道这种东西的全貌。也因为这件事,我上报到中央,时任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就亲自来到了发掘现场。因为当时我们都是从工程兵炸开的洞爬梯子下到1号墓,郭老也就只能爬梯子了。”目前中国出土了几十件金缕玉衣,刘胜这件不仅年代最早,也是公认最精美的。

  展览以刘胜的人生轨迹为叙事线索,融入西汉盛世的大时代背景,共分为“盛世风貌”“王国往事”“长乐无极”“因山为藏”“发现靖王”等五个单元。用于焚香的错金博山炉至今仍仅见此一件。

  明代文人李渔可谓是“生活达人”,在《闲情偶寄》也分享过自己的避暑方法——夏日炎热,不妨种种荷花:“荷叶之清香,荷花之异馥,避暑而暑为之退,纳凉而凉逐之生。”在叶的清香和花的芬芳下,避暑连暑热似乎都自己消退了,纳凉时凉意也追逐着荷花而生,也不知是花有意,还是人有情,总之两相得宜,清爽自得。  若没有小园别业,只要有了植物,在家中也可营造出自己的“避暑胜地”——那便是凉棚。道光皇帝《养正斋诗集》中曾咏过凉棚“凌高神结构,平敞蔽清虚。纳爽延高下,当炎任卷舒”。凉棚也为好友相聚提供了场地,据唐代《开元遗事》记载,当时盛行“凉亭雅集”,长安城的富裕之家“每至暑伏中,各于林亭内植画柱,结锦为凉棚,设坐具,召名姝间坐,递请为避暑会”。

  西安夏天经常逼近40摄氏度,同样是夏日赏荷,素有佛学修养的王维又别有一番光景,正所谓“轻舸迎上客,悠悠湖上来。当轩对尊酒,四面芙蓉开”(《临湖亭》)。在他平静的精神世界里,仿佛都看得到轻盈小舟划过湖面时轻轻漾开的涟漪。好友对饮,荷花飘香,烦杂的事情都被这四面的荷花隔离开来。此外,荷花还能结出莲子,莲子清心安神、健脾理胃,顺手做一碗冰糖莲子粥、银耳莲子汤,又正解夏日的暑湿烦躁。明人高濂著有《养生八笺》,专讲养生之道。里面提到:“七月七日采莲花七分,八月八日采藕根八分,九月九日采莲实九分。阴干捣细,炼蜜为丸。服之令人不老。”

  有时候,种种竹子也是不错的选择。柳宗元被贬谪到永州之后,心情烦闷,“常积忧恐,神志少矣”(《与杨京兆凭书》)。东边的农人邻居告诉他不妨种点竹子,于是他欣然地“荷锸”“垦凿”引泉滋养,看着这“蓊蔚有华姿”的竹子,“夜窗遂不掩,羽扇宁复持”的他终于感到一丝慰藉(《茅檐下始栽竹》)。陆游更是会享受初夏暑雨、竹窗昼眠之乐。新笋刚刚萌出,森然莹然,灵府清然。晚年的他有了闲暇,“平生喜昼眠”的爱好也终于能如愿。“安枕了无梦,孰为蝶与庄”,在竹子的陪伴下,这世事烦忧仿佛都离他而去。午睡起身,他“徐起掬寒泉”,感受着寒泉中的菱香,“清啸送落日,与世永相忘”(《竹窗昼眠》)。

admin
马克龙给波斯湾“起新名” 被伊朗怼得好惨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